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精神分析  >   精分分享  >    内容

冒一点风险

作者:张真|文章出处:中德心理医院|更新时间:2010-05-23

  ——有感童慧琦博士心理治疗三年期连续系统培训项目第一阶段课程

  童慧琦老师称她的课程为“冒险”:她对自己由老师向学生的身份转换感到忐忑,在各方邀请和鼓动下,终于是硬着头皮上,面对挑战。因而她说这对中德医院和学院也都是冒险:冒险请一位第一次做教师的人来讲课,冒险参加一个第一次做教师的人的培训。

  童慧琦老师专攻创伤治疗,果然三句话不离本行。这听起来很像是谦虚客套的话,却正好精炼地道了创伤治疗的关键:冒一点风险。

  准确地说,是在体验到安全的前提下,通过冒一点风险来重新认识自己和环境,建立更加适应的反应方式。

  儿童在经历了与母亲共生的生理心理阶段之后,因为此前母亲在原始母性专注的状态下,无微不至地照料了婴儿的一切需要,于是儿童对世界和他自己都产生了足够安全的看法。他自然有勇气去探索正在他眼前展开的全新世界。他头戴小牛仔帽,挎一把玩具小手枪,活脱脱一个冒险家的形象。

  有一些成人,则会以高度敏感和固定的模式来认识世界和自己,并以之为做行动准则,这些模式和准则让旁人看了是如此难受,就好像当事人在大夏天还穿着厚厚的棉袄,满头大汗,他却发着抖告诉你:我好害怕被冻死!

  他们的体验是如此真实、并且难以自控,这就好像PTSD的一些症状,那种创伤性的记忆会不由自主地闯入头脑,并且挥之不去,他们不得不警觉地提防一切似曾相识的危险,他们噩梦连连,精神憔悴,脾气暴涨。

  这些曾经经历寒冬的人们,他们此刻也同样能够感觉到非常不适,他们也很清楚自己的行为看起来有多么怪异,但若要他们不顾一切地抛掉那件旧大衣,则有可能引发惊恐发作,具体症状有: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呼吸变得急促、产生昏厥感,大量难以承受的记忆细节涌入、哭泣。哦天哪,这真是个无比善意又惨无人道的处理。

  这种方式倒也不是绝对不能用。传说中的休克疗法,常用于特定恐怖症的治疗,就是如此操作。但是能够被施用这种疗法的人,一般都要求有比较安全的心理基础;否则就要实施治疗的人在操作开始之前准备好足够安全的氛围、与病人建立相当强的治疗关系,并且准备好发生意外后的抢救措施。这种疗法总体来看并不适用于创伤治疗,因为PTSD通常是由重大事件或者长期慢性创伤引起的,对病人的日常生活影响也通常比恐怖症更深更大,需要更多的安全保证。

  所以说,创伤治疗的原则是“冒一点风险”而不是“冒险”。

  这个“一点”,一方面体现在逐级暴露在渐增的风险中,另一方面体现在环境的支持上。环境的支持是指1)有一个特定人物的陪伴,比如治疗师,比如配偶,比如儿童的父母、教师,或者同质性的治疗团体;2)这个陪伴者理解并认可病人对创伤的恐惧和回避行为,认为它是可理解的,但是同时它是工作的对象,也就是说,要逐渐减少这些感受和行为;3)外界环境基本上安全可靠、具有理性、可以预测,能够保证对病人的尝试有正常的回应。比如据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阿根廷军事独裁期间,法庭不能反映正常的司法道德,偏执的(被害)妄想成为平常的事实,在这样的背景下,环境就无法支持病人的现实检验尝试。

  在这些支持的环绕下,病人才有可能建立起安全自然的信心,尝试去冒一点风险。冒一点风险将给病人带来一些新的体验,原以为非常危险的行为并未带来意料中的灾难后果,或者那个过去被认为是灾难性的后果,在陪伴者的帮助下比较轻易地处理得当,并未给自己带来太大的痛苦。痛苦是可以承受的,这就是一个希望的萌芽。这颗嫩芽将会慢慢地或者迅速地壮大起来,只要这些安全的支持环境得到维持,就像幼儿的母亲持续的照料养育。随之而来的是,病人将认识到自己过去的警惕和负面看法上是不那么必要的,可以尝试对那些看法做一些修正,可以更多地提醒自己放松,在行为上,自己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胜任比较正常的生活方式。

  冒一点风险,不是一个瞬间的催促和决定,而是一段漫长时间的陪伴和等待之后,一个既犹豫又坚决的试探。不冒这点风险,就不会有改变和成长。

  不过并非每个来做治疗的人都需要那么长久的过程来改变他们的不适应状况。这些时间大部分是花在准备工作上的,也就是创造出足够的安全感。对于安全感恢复得还可以的病人,治疗师就可以鼓励他们继续充分使用资源,用以支持他们的冒险过程。还有些人其实在生活中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安全感,可以直接自行冒一点风险了,只不过他们就好像一个忘记长大的小孩儿,忘记自己还具有好奇和冒险的天性。这种人通常也不必进行正式的治疗,他们足以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一些线索,用来提醒自己去“冒一点风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