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精神分析  >   精分分享  >    内容

"精神分析与中国文化"专题讨论班有感

作者:李鼎智|文章出处:中德心理医院|更新时间:2010-05-23

  事隔一年,曾经来我院讲学的法国著名精神分析学家奇·马无名(Guy Massat)先生于2009年8月24、25、26日再次来到武汉举办“精神分析与中国文化”专题讨论班。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马先生的工作态度、精神以及学识修养无不给了我们很深的影响,在这里针对这些我并不想谈得很多,而他给我们所带来的关于法国精神分析的理念和拉康学派的一些观点给我的印象更加深刻和感慨!

  谈到精神分析我们更多的是想到德国···弗洛伊德···经典精神分析;英国···克莱因···客体关系心理学;美国···科胡特···自体心理学等等,而对于法国,关于拉康学派的一些理论因为种种原因我们了解甚少,有各种各样的传说,褒贬不一。比如很多人一提到拉康就会说他对于病人的收费和治疗的时间随意性很大,完全是他说了算。通过这一次的研讨我们了解到,这完全是一种误解或者以讹传讹!通过这三天的交流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拉康学派实际上非常严格遵守设置。比如关于收费的问题,他一定是在双方的互动之中才定下来的,是与来访者进行了交流以后的结果,而不是凭想象任意决定。而时间的问题更是根据当时的分析情景,以及双方的移情情况以及潜意识的交流而决定,而不是说由治疗师决定,它的产生当然会因为治疗中的“此时此地”所决定,是治疗中的必然产物。同时在治疗的整个过程当中的三个词语“躺下、付钱、走人”,看起来是如此的简单,却让我们领略了治疗师的中立与节制,而且治疗师的“空”给了来访者一个无限遐想的空间和包容的态度,更易于潜意识的呈现,同时这对于治疗师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如果一个治疗师他自身内心里没有强大的力量,也是难以办到的!

  在分析中重要的有以上三个部分1、梦;2、语误;3、过去的事件。确实这三个部分在我们临床工作当中非常的重要!它能够呈现我们潜意识中所压抑的各种冲突、矛盾、欲望和创伤,是我们通往潜意识之路,他打开了一扇门,而这扇门的开启,是需要前面的治疗师提供的合适环境才行的。有意思的是,在一位学员的提问中,就将拉康口误成了拉登!马先生现场便评论道:这个语误很有意思,拉登和拉康的共同之处就在于颠覆性。恰恰是这种颠覆性将拉康和拉登结合在了一起。

  马先生还谈到了关于爱与恨的问题,他把它们描述为纠结在一起的矛盾体。没有爱就没有恨,因爱生恨我们都很清楚,“所以我要杀你就是因为我爱你”,“而恰恰害怕不被人爱,就会导致压抑自己的欲望”,“每一个故事都是个人所独有的,没有相似的”,这些话语一直到我的耳边萦绕、回旋、是那么的挥之不去,因为治疗是相通的,我们都是在临床的工作中在不断的积累,才会有如此的理解,正如马先生说的:“精神分析是做出来的,而不是学出来的!”,多么精辟“词”。

  在谈到关于镜像的时候,马先生这样说道:“每一个镜像、意象背后都是‘词’···是由母亲定义的。分析师主要的工作是打破母亲给与的限制,发生扭转,让他选择新的可能性,···那么分析师的位置在‘空’处于中立,这样就可以让来访者摆脱意思的把控,就停在‘词’上,最终转变无意识固着的话语,表面上看起来很荒谬,而实际上可以使他从仇恨、愤怒里面跳出来。此时分析师的‘空’实际上是要接纳所有人对他的投射是需要内心自我的强大才能够承受得住的!”从这些描述中让我们看到了精神分析的精髓部分。马先生同时引用了中医针灸治疗的比喻来介绍精神分析的治疗,一句“针插在穴位上,不是插得越多越好。”这不正是在告诉我们节制的态度吗!为什么要那么多的解释呢?或者说澄清、面质都不需要那么多,你就要待在那里。可是我们很多的人在治疗中不知不觉就开始大段的解释,深怕自己会被病人认为自己不行,或者是自身难以仍受治疗中的沉默,而不断的要问一些什么问题,这样的话,其实已经影响到治疗的深入进行,打断了病人潜意识的自由呈现。

  当马先生在谈到治疗中治疗师的失误时说道:“分析永远不能重新开始,如果你觉得问题问的不好,也要继续下去,出来是怎样就是怎样。”这是需要多么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对精神分析的深刻的理解,以及自身的强大功能才能够做到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存在自恋的问题,只有将自身自恋的问题解决好了以后才能够稳得住,所以必须首先解决自己的问题,看到自己的盲点,这样才能够帮助病人,否则的话,只会给病人带来更多的伤害。当然,在谈到解释时,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隐意的运用非常的重要,用让人接受的、愉快的方式去说。”这让我联想到另一位大师米尔顿·艾瑞克森在催眠中会应用大量的隐喻来治疗病人的经验。

  马先生说道:“病人在分析中的挫败感是常见的,很重要,需要来访者自己去找到解决的方法,而不是分析师去满足他的需要,替他解决。”这些都使我们领悟到是那么的人本(这是我附加的,马先生会说他是精神分析学派的),其实这些正是我们在治疗中需要做到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来访者真正的成长起来,摆脱依赖,成为真正的自己,否则的话,只能是形成新的依赖,永远长不大,那只能说是治疗师的需要,而不是病人的需要,也就是说,只会给病人带来新的伤害。

  三天里却是收获很多,无法在这里一一道明,更多的让我们领略了经典精神分析的精髓。示教中,很多时候让我想起,我们在学习的时候怎么去学!我们是用耳朵听课,还是用心听课。这如同治疗中与病人呆在一起时的感觉,到底是同情,还是深入的共情的问题。我们的学习也是一样,是学其形,还是学其神!最后,用马先生的话说:“不是‘疯子’真的想成为‘疯子’,很多人都是自己做成‘疯子’的”,来结束我的笔。


上一篇:蔡敏莉九型语录下一篇:冒一点风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