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精神分析  >   精分分享  >    内容

天使与怪兽之争-----人格面具之源

作者:梦中天使|文章出处:沙盘游戏与梦----灵性之旅|更新时间:2010-05-23

  去年和女儿在床上睡前聊天时,她说起心里的两个小人,后来有一次说是一个小天使和一个小怪兽。然后在我的提问下,她告诉我,天使和她说什么,怪兽又和她说什么。总之,她说他们总吵架,我说为什么事情吵,她说有一次,怪兽说不要练琴了,出去玩吧,可是天使却说,不行的,不练妈妈会骂的。还有一次怪兽说,想公公了,要公公来深圳住吧,可是天使说不行的,公公来了,会骂妈妈,妈妈会哭的,会难过的。我问她那最后你怎么办呢,她说只能是我不上幼儿园时回去看公公,住几天后再回家。

  当时我非常意外,并引起了我对儿童心理冲突的关注。天使代表着文化习俗、道德观念与与家长的期望,而怪兽代表着儿童真实的心理欲求。在儿童什么时候起会有这样的冲突而且会表达出来呢?她会向谁表达呢?

  去年女儿是5岁。那段时间她有时自己睡,有时提出和我睡。而且我们每次都会在睡前关上灯聊天。我会有意识地问她学校里的事,她的想法,她的感受等等。而她会简短地清楚地说出她的想法感受和描述学校里的事情。有时还需要我进一步地对她的陈述进行解释。这样我就能知道她真实和较全面的心理内容。

  我和父亲在我成家后,由于观念与种种历史问题造成严重的代沟,许多事情上无法达成理解。我承认在与父亲的关系上,我有情结,我怕与他交流,怕与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因为我无法放弃我认为正确的观念和方式,特别是对关于儿童教育的。而父亲认为不听他的就是对长辈的叛逆,是不孝不敬。对此他的方式是严历责骂。我从回击到后来为了孩子我只能哭着求他不要再继续,而情况没有什么好转。所以我们只能分开住。但我知道父亲对我和我女儿的那种深深的情感,我相信我的父亲是爱我的,是对我有期待的,只是他的表达形式没有与时代发展同行。他与我女儿感情很好,相处也不错。女儿经历过几次这种争执与我痛哭的局面,所以她会有这种内心冲突。我很理解她。父亲回去一年半了,女儿没有再说过小人吵架的事了。

  我们多年来对孩子的道德品质与情感教育寄予厚望,在幼儿园阶段就以五爱与各种我们成人向往的优良品质为教育目标。而我们却不反思一下:这种以个体自发的真实的体验为基础的人格和情感表现能教授吗?特别是在集体教育中,在一个重视集体授课和言语教育的传统中。我们自己能给孩子解释清楚什么是勇敢什么是自信吗?当教师在孩子回答问题时说“你真勇敢”,而当教师不在孩子身边时,孩子面对危险的处境,如天灾,如犯罪行为,如生病就医,同伴的挑衅时,他要如何行动才能诠释勇敢,即便他真的“诠释”了成人心中的勇敢的标准,那么他还是孩子吗?他为此付出的一切会感到快乐吗?过多的成人期待,过重的文化压力与过繁的社会需要,我们的孩子会成长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经常可以听到少女未婚先孕的事。我们谁也无法预料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将来遇到这样的问题。而目前的情况看来,女孩子们对这种事情并不会处理。除了惊慌就是哭而且还不敢和家人说,更有的选择轻生,或将孩子生下来丢弃或处死新生儿。这样的案例在深圳以至于全国时有发生。我们可以想想,她处于文化道德压力下与自己的正常欲求的冲突中,不知如何解决这种内心冲突,也不知如何寻求帮助。本质上这也是一场天使和怪兽之争,如果从小我们就认识到道德说教是无用的,培养孩子会思考会选择与判断才是令他成为一个有道德自制力的个体的基石,那么孩子可能不会走到那一步,即便到了这一步,结局也会是以个体的快速成熟取代惨剧的发生。

  在荣格心灵结构学说中,集体无意识中有一种原型即人格面具。其来源便是个体基本需求与文化道德的冲突后的经验留存。我们的孩子从小便感受到这种冲突,然而不适当的传统教育让他们无法将冲突表达,更无法去有意识地处理这种冲突,于是小小的孩子便不得以戴上了人格面具,随着岁月的流逝,面具便与皮肉相连,不能分离。。。。。。。。。

  我们作为教育者,要如何引导儿童感受到冲突并有意识寻求冲突得到解决或超越呢?这样一种教育理念和方式在我国目前还不被重视。我们所有的教育者是否应该反思文化与社会及成人对儿童的要求与期望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