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精神分析  >   应用案例  >    内容

第二个梦

作者:钱华梁|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10-06-21

  梦中开头的情形即意味着她对处女膜被突破的幻想,幻想着一个男人寻找着进入女性的入口。但是,目前的孩子不太可能"平静地"在百科全书中阅读有关性忌讳的东西。

  因此,在这里我们的谈话又重新回到湖边的那一段遭遇,以及和它有关的问题上来。我请杜拉详细地描述那一段经历。起初,她没有什么新的好说。K先生求欢的话一说出口就有点严重,而她没让他说完,一明白他的企图,就给他一个耳光,然后逃开了。我问她到底说了些什么?杜拉只记得他说过这么一句:"你知道我从太太那里得不到什么这句话即将使我们解决所面对的问题。?"

  为了避免和K先生再度相遇,她决定走路回L地。她沿着湖边走,并且曾问一个她遇见的男人,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听到他回答:"还有两个半小时",她放弃走路回去的打算,又回到船上,船不久就开走了。

  当时,K先生也在船上,他来到她面前请她原谅,并且不再提及那件事。但她没有回答。梦中的树林,也就是湖畔的树林,也就是发生那一段经历的地方。可是,做梦前一天她确曾在印象派作家的画展所展出的一幅画中,看见过同样的密林。在那张画的背景中有半神半人的少女(Jymphan)在这里,我们第三度碰到"图画"(前二次是城市的风景照片和德城的绘画沙龙),但这一次却具有更大的意义。

  正是这一点使我的怀疑变成一种确信。"车站"(Bahrhof)(铁轨集中地)而且,"车站"还意味"交通"、"交际"、"性交"与许多惧怕铁轨症患者的心理有关。和"墓地"(Friedhof)(和平之地)用来象征女性生殖器是足够了,不过,这同时也会令我想起一个类似的字"前庭"(Vorhof)--女性生殖器一个特殊部位的解剖学名词。也许这听来有点可笑。但现在加上"密林"背景中可见的半神半人的少女,却是确实无疑的,因为这少女就是性的象征!"半神半人的女人"(Nymphae)在德文中"Nymphen"这个字同样代表"nymphs"和"nymphae"--译者,就医生所知,当然外行人不知道,(即使前面那个字Nymph外行人也很少用),就是小阴唇的名字, 这样,那幅画所暗示的就是位于阴毛这"密林"的背景中的小阴唇。

  不过,任何用"前庭"或"小阴唇"这类字的人,一定是从书中得到这知识;而且一定不是从普通书籍,而是从解剖学教科书或从某种百科全书--年轻人解答性好奇的寻求中得来的。如果这种解析是对的话,那么,梦中开头的情形即意味着她对处女膜被突破的幻想,幻想着一个男人寻找着进入女性生殖器的入口突破处女膜的幻想造成梦的第一个情况的第二部分。向前进的困难强调以及梦中所感到的焦虑,喻指做梦者的贞操所受到的威胁。这一点在拉斐尔的圣母画像有所隐喻。这些性的念头为那和等待她的德国求婚者有关的愿望,提供潜意识的布景。我们已知道报复的幻想是梦中这个情况的第一部分。这两个部分并不完全相吻合,而只是部分一致。我们将在后面发现第三个或更重要的线索。

  我告诉杜拉我通过对她的梦的解析所给出的结论,这一定给她很强烈的触动,因为,紧接着她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一大段曾经被忘掉的梦境。"她平静地回到房间,并开始读着一本放在书桌上的大书在另外一个场合中,她不说"平静地",而说"一点也不悲伤地"。

  我能引用此梦为我的《梦的解析》一书的一个论断的正确性做一证明,该论断认为,一个梦的片断要是起初被忘掉,而后来才记起来,则从了解该梦的观点来说,必定是最重要的部分。同时,我还下一个结论说,梦之所以被遗忘一定是由于内在心理的反抗所致。。"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两个细节:"平静地"和与书有关链的"大"字。我问那本书是否具有百科全书的开数,她说是的。

  其实,目前的孩子不可能"平静地"在百科全书中阅读有关性忌讳的东西。他们提心吊胆地偷看那种东西,而常常不安地回头看看有没有人来。但他们的父母亲还会很容易撞见他们在看那类书。

  不过,梦能够实现自己愿望的特性使这种不安的处境大为改善。杜拉的父亲死了,其他人也已进入了坟墓,她便可以平静地看她所想看的书。这岂不是正好说明,她意欲报复的动机之中有一个就是反抗她父母对她的禁忌?如果她父亲死了,她就可以随心所欲看她所愿看的那类书了。

  四、第二个梦假的盲肠炎和跛足是少女怀孕的幻想

  假的盲肠炎和跛足是少女怀孕的幻想--妊娠幻想背后的假设是,在那个遭遇中,发生了与性相关的某事,也就是说,在那个遭遇中你经历了在百科全书中所看到的那些事情。

  开始的时候杜拉不愿回想起曾看过那类书,后来她承认她的确曾看过那类书,只是当时纯粹是出于一种无邪的动机。当时她所爱的姑母病得很重,杜拉已决定到维也纳去看她。就在这时杜拉一位叔父来信说,他们不能到维也纳去,因为他有一个男孩--即杜拉的堂兄弟,因盲肠炎病危。杜拉于是在百科全书中查看盲肠炎的症状如何。她还记得那时从书中所看到的有关腹痛的特殊位置。

  我记得她的姑母死去后不久,杜拉曾有过盲肠炎的病症发作。那时我尚未想到这是歇斯底里症状之一。她告诉我说,起初几天她发高烧,有到百科全书中所描述的腹痛。虽然给予冷敷,可她还是受不了。第二天,伴随着剧痛,病症又发作(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发作的情形很不规则)。那段时期,她还一直便秘。

  实际上,把这种情况纯粹看作一种歇斯底里的症状是不对的。虽然歇斯底里确实可以引起发烧,不过,如果认为这个病症里的发烧不是由于某种病菌引起,而是因歇斯底里而来的话,则未免太武断。她对自己的梦又加上一点最后的补充,她说:"我特别清楚地看见自己走上楼梯"。这时,我差点就要放弃原来想法了。

  对于她的补充,我自然需要一个特别的解释。杜拉说她的房间在楼上,所以她当然会走上楼梯。这种说法很容易反驳,因为我们可以说:要是她在梦中从那不知名的城市到维也纳,能够不经由铁路的话,她应该也能够不用楼梯就可出现在楼上。后来她又说,得了盲肠炎之后,她一直不能好好地走路,总是拖着右腿走。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因此,她也特别希望避免上楼梯。现在,她的腿有时还会跛。她父亲请来给她看病的医生们都很惊异于这种不寻常的盲肠炎后遗症,我们必须假定,在腹痛--即所谓的"卵巢神经痛"和同侧的腿部运动失常之间有某种身体性的关系存在;并且我们必须假设,就杜拉的病例而言,那种身体性的关联已被一种非常特殊的诠释所曲解,即它已被穿凿附会而具有一特别的心理意义。读者可以参考我对杜拉咳嗽症状,以及白带和食欲不振之关系的分析所做的类似的注解。

  于是,此处我们发现了一种真正的歇斯底里的症状。发烧可能由于某种病原引起--也许是一种常见的感冒。可是,现在我们确定心理疾症往往表现在病人抓住这机会并利用它表现自己。杜拉因此使自己得到一种在百科全书中看到的病,也就是在潜意识中她也为了阅读那书而惩罚自己。

  不过,她相信,惩罚不是因为她阅读那无邪的部分而来。它一定是与比较有罪恶感的阅读有关;并且那邪恶在记忆中一定躲在目前这个无邪的背后。也许我们还能发现她在那个情况中所阅读的东西的性质。

  既然该失常的后遗症--即跛腿,和盲肠炎无关,那么,这种情况--仿效盲肠炎的企图的意义是什么?很显然,它一定隐秘地契合着一种可能和性有关的意义;而且如果这能被解析的话,可能对我们所要探讨的真相有所启示。我在努力寻找解密的方法。

  在梦中,时间的长短曾被提及;而时间在生活中绝不是一种毫无意义的因素。于是我问杜拉,盲肠炎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是在湖边那段遭遇之前或之后?她的回答立刻便消除了我们所面临的所有困难:"9个月之后。"时间的长短真特殊。她所感受的盲肠炎(腹痛)只是给她一种客气的借口,以变形的方式实现她的妊娠的幻想。可以肯定,她曾阅读有关怀孕和妊娠的部分。

  不过,这些和她的跛脚有何关系?现在我愿试作一猜测。跛脚和扭伤脚时走路的情形一样。

  因此那是她不慎"失足"了。如果在湖边那段遭遇过后9个月,她的确生了小孩,则"失足"是真的。不过,还要补充说明一下。我相信这类的症状只能从婴孩期的原型发源而来。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经验使我深信,较晚期经历的印象不足以致病。

  起初,我不敢指望杜拉能提供我所需要的她小时候的资料,我也不敢确信我的看法是正确的。但杜拉给我提供的资料马上给我一个证实。她说,是的,小时候她确曾扭伤了同一只脚:她下楼梯的时候,失足滑倒。那只脚--正是现在她跛的同样那只脚--肿了起来,必须包扎而且使她躺在床上好几个星期。这事发生在她8岁时神经性气喘发作前不久。

  于是,我给她描绘了一下这个幻想的整个过程:"如果在湖边那段遭遇9个月后,你真的妊娠,而这是你不慎'失足'的结果,于是在你的潜意识中,你一定对事情的发生感到悔恨。

  换句话说,你已经修正了在你的潜意识中的这种想法,妊娠幻想背后的假设是,在那个遭遇中,发生了与性相关的某件事,处女膜破裂的幻想和K先生有关,而我们也开始明白,为何梦的这部分包括了湖边遭遇的题材既她的拒绝、两个半小时、树林以及L地的邀请。

  也就是说在那个遭遇中,你经历了在百科全书中看到的那些事情。因此,你对K先生的爱其实并未因那个遭遇而中止,而一直持续到现在。只是你没有意识到罢了。"对此,杜拉不再反驳了。"圣母玛利亚"显然是杜拉自己。因为第一,送她画的那位"求爱者";第二,她借着给予K先生的小孩们母亲式的照顾,而获得他的爱情;第三,虽然她还是少女,但她有了孩子(这是妊娠幻想的直接暗示)。而且,"圣母玛利亚"的想法是怀有性罪恶感的少女心中最常有的意念,杜拉就是这样。当我在大学的精神病诊疗所工作时,开始想到这种关系,那时我遇到一个患有幻觉的精神错乱者,其病的发作的原因是由于她的未婚夫对她的斥责。如果分析继续下去的话,杜拉想做母亲的渴望也许能被发觉是影响她行为的一个暧昧但有力的动机,即满足对性的好奇所衍生出来的。她从百科全书中看到的题材可能是怀孕、妊娠、处女、性等等。在叙述梦时,杜拉忘了梦里第二个情况中的一个问题。这问题是:"某先生是否住在这里?"或"某先生住在这儿?"一定有什么理由使她忘了这看起来无邪的问题。这理由似乎在于她的姓氏本身,该姓指称一个对象,且事实上多于一个对象,因此,它可说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字。不巧,出于保护病人我无法说明这名字,并且显示该名字是如何指称某种"模棱两可"而不适当的事物。另一部分的题材由杜拉姑母的死所衍生("他们早已进入坟墓了"),而对她姑母的名字也有点类似的戏法。这些"不适当的"字眼似乎指向一种第二个,且是口头的知识来源,因为百科全书上没有记载,这种来源是K女士。如此则K女士是杜拉最不追究的人,而她却去仇恨其他人。在几乎无止尽的对象的转移作用揭发之后,使一种简单的因素终于被看穿,即:杜拉对K女士根深蒂固的同性恋。

  对第二个梦的解析到目前已费了两个小时。在第二次分析的末尾,当我表示对结果感到满意时,杜拉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说:"噢!真相大白了吗?"这句话使我盼望能再次得到新线索。

  如果他不在乎杜拉最初的拒绝,并且以毫不迟疑的热情继续向她求爱的话,其结果也许是杜拉因为对他的爱克服了由内心的自尊而引起的冲突,最终获得成功。

  在第三次分析时,杜拉说:"你知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吗?"

  "我怎么知道?你并未告诉过我。"

  "是的,我本来决定继续治疗到新年为止,但现在我不想再等了。"

  "你有在任何时候停止治疗的自由。不过,今天我们还是将继续进行工作。你是什么时候做这决定?"

  "我想是两个星期前。"

  "真好像是女仆或女家庭教师--两星期的警告。"

  "当我到L地--在湖边去访问的时候,那里有一位女老师确曾警告我小心和K家在一起。"

  "真的?你从未告诉我那件事。现在告诉我。"

  "好吧,那家里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她是孩子们的家庭教师;而她对K先生的行为非常特别。她从未向他说早安,从不回答他的问题,从不递给他所要的东西,一句话,就好像他是空气一样。因此,他也对她不客气。在湖边那段遭遇发生之前一两天,她把我叫到一边,说有话告诉我。她说,有一次当K女士外出几个星期时,K先生曾向她'进攻',他强暴地向她求爱,并哀求她屈服,说他从太太那里得不到什么等等。"

  "噢!那就是他后来对你求爱而被你打耳光时所说的话。"

  "是的,她向他屈服了,可是,没隔多久他就不再关心她,因此,从那时起,她便开始恨他。"

  "于是这位女老师给你警告?"

  "不,她只是暗示。她告诉我说当她发觉自己被遗弃时,她就把真相告诉父母。他们是德国某地的望族。她的父母叫她马上离开那个地方;而她却没有这么做,这时他们便写信给她说,不再给她任何帮助,于是她便再没回家了。"

  "为什么她不离开?"

  "她说她要多等待一些日子,看看K先生是否回心转意。她说,她已无法再忍受下去,要是仍然没希望的话,她将提出警告然后离开。"

  "结果她如何呢?"

  "我只知道她离开了。"

  "她没生孩子吗?"

  "没有。"

  这段细节提供了一个线索。我于是对杜拉说:"现在我知道你为何以耳光回敬K先生的求欢了。那并不是因为你被他的企图所恼,而是因为嫉妒与报复心理的作祟。当那位女老师告诉你她的故事时,你仍然能故作镇静地把不愉快的感受撇开。"

  "但是当K先生说:"我从太太那里得不到什么'时--他对那女教师曾说过同样的话--你便按捺不住。你心里想。'他怎可以待我像一个家庭教师,一个女仆?'受伤的自尊加上嫉妒以及其他种种人之常情--那已足够了杜拉可能也曾听她父亲这样埋怨过他太太,就像我自己也曾听过他这样说,这是有作用的,她很明白那句话的意思。(意指"我从我太太那里得不到什么"这句话。)。"

  "为了证明女老师的故事给你的刺激有多么深,且让我引你注意在你的梦中和举动中曾把自己比做她的几个情况。你告诉你的父母所发生的事,(这事实我们目前尚未能解决),就像那位女老师写信告诉她父母亲一般。你给我一个两个星期前的警告,就像一位女老师。梦中你收到的信便相当于那位女老师收到她父母亲给他的警告信。"

  "那么,为什么我没有马上告诉你的母亲?"

  "你忍耐了多久?"

  "那段遭遇在6月1日;而我告诉我妈大约在7月14日。"

  "那么,又是两个星期--这是从事服务工作者特定的时间,现在我能回答你的问题。你很了解那可怜的女孩子。她不想马上离开那里,因为她还抱着希望,因为她期待着K先生的回心转意。因此,你的心里也和她一样存着希望与期待。你等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看看他会不会重复他求爱的企图;如果他会,则你将认为他是真心,而并不是存心想玩弄你,就像玩弄那位女老师一样。"

  "我离开他几天之后,他寄给我一张风景卡片这里是和那位年轻的工程师有关的一点,在杜拉梦里的第一个情况中,被隐在杜拉本身的形象背后。"

  "是的,不过在这之后,他就没有其他表示了,于是你便对他进行报复。我能想像那时你还存在一种补救的意图,希望也许你的这种报复行为可以促使他来到你住的地方。"--"事实上,起初他确是有这想法。"杜拉插嘴说。--"那么,你对他的期望便得到满足了。"

  --这时,出我意料之外,她竟然点头。

  "也许他答应做某种改变,以符合你的要求。"

  "什么改变?"

  "事实是我开始怀疑你和K先生的关系,比你到目前为止所承认的还要严重。K先生和K女士不是常常提到离婚吗?"

  "是的,的确如此。起初为了孩子的缘故,她不愿意。但是现在却是她肯了,而他不肯。"

  "难道你没有想过他要和太太离婚是为了要和你结婚吗?而现在他不要离婚是因为没有对象取代她?两年前你真的还很小。但你会告诉我说,你母亲17岁就订婚,而等了两年才和丈夫结婚。女儿常常以她母亲的爱情故事为榜样。因此,你也要等他,并且你认为他只要在等你长大成人,然后就会娶你为妻等待目的达成的主题也发生在梦里的第一个情况中。我发现在这等待未婚夫的幻想中,含有该情况的第一个部分的因素。该部分我在前面已经提到过……我想这是你心目中对自己的前途所设想的最重大的计划。"

  "其实你心理还是不敢确定K先生一定有这种念头;你告诉我许多你自己推测的他有这种想法的事尤其是在他们住在B城那一年的圣诞节,当他送杜拉一个信盒时,他所说过的话。他在L地的行为和这种看法也不冲突。毕竟,你没有让他说完,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对你说些什么。这件事本来并不是那么没有可能性的。你的父亲与K女士的关系--而也许就因为这缘故,使你得到一种鼓舞--这使K女士答应离婚的要求变为可能;而你也可以使父亲答应任何要求。"

  "的确,如果在L地的那段遭遇不是那样发生的话,这将是唯一可能发展的结果。因此,我想那就是你为何那么强烈地后悔实际发生的情形,并且在幻想中变形以盲肠炎的形式出现。所以当你对K先生的控诉结果,并不是他再度向你求爱,而是以否认和恶言回答时,这一定是你希望破灭后的痛苦。

  "你会同意,再没有比认为你只不过是在幻想着湖边的那段遭遇更使你生气。现在我知道--而这也正是你不愿意想起的--事实上你真的相信K先生的求爱是认真的,并且除非你嫁给他,否则他不会罢休。"

  杜拉一反常态,没有任何辩驳地聆听我的话,她似乎被打动了;她很温和地向我说再见,并祝我新年快乐--而从此便再也没来了。后来他的父亲来看了我两三次,向我保证说她会再来,并且说她也很愿继续治疗。不过,杜拉的父亲从来不会完全坦诚相见的。他提出只要我愿"说服"杜拉,放弃认为他和K女士的关系不仅仅是友谊的想法,他就会支持这个治疗。

  当他明白那不是我的目标时,他的兴趣自然就消失了。

  我知道杜拉不会再来了。她出乎意外地突然中断治疗,就在我的治疗成功的希望最高的时候,她却使这希望落空--这无疑是她的报复举动。她自我伤害的目的也因这举动而得逞。没有人像我一样地祈求与最邪恶的附于人身上的魔鬼打交道,并通过对它们的分析与之搏斗,并且还敢指望幸免受伤的。

  如果我自己也参加进去,如果我夸大她继续治疗的重要性,并且对她表现出一种我自己个人的兴趣--这样的话,即使我是她的医生,也将等于变成她所渴望的爱情的替身,这样也许我可能使那女孩子继续接受我的治疗。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明智。既然在任何病例中,抗拒治疗的一部分原因一直不清楚,我就总是避免参加进去,并且也一向满意于自己在实际治疗中所实行的比较保守的心理学艺术。尽管作为一个医生,其最高追求是济世救人,我仍然恪守医生意志的影响力应用的程度应该有某种限制,因此,我尊重病人的意志和想法。

  如果K先生知道杜拉给他的耳光绝不是意味着对他的拒绝,只是显示那刚引发起的嫉妒,而她的强烈感情仍然站在他那边,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做得好一点。如果他不在乎杜拉最初的拒绝,并且以毫不迟疑的热情继续向她求爱的话,其结果也许是杜拉对他的爱情克服了由内心的嫉妒而引起的冲突,最终获得成功。不过,另一方面我想她可能也会一心一意只求满足报复他的欲望。她的决心在内心冲突之中会倾向哪边是很难推测的,我们不易断定她是倾向于张扬个性,还是倾向于压抑自我。因为不能一种实在的性欲需要真正满足,是心理疾症最基本的致病原因。心理疾症患者为介于真实与幻想间的冲突所左右。如果他们在幻想中最渴望的在真实中能获得,则他们将逃出心理疾症的阴影;但另一方面,他们也最容易躲避到那最不可能实现的幻想中,不必再恐惧它们在真实中的实现与否。不过,在一阵为现实因素所激起的猛烈情绪暴发后,潜抑作用所筑成的围墙可能会倒下来,也就是说心理被现实所说服是可能的。然而,我们并没有通用一种方法,可以推断什么样的人,或什么样的情形能为这种因素所主宰对于梦的解析,虽然它不可能彻底被了解而加以分析,但我要补充说明一下,这梦突出的一点是她对父亲的报复的幻想,这点很特殊。(她离家出走,她父亲生病,并且死去……然后她回家;其他人也早已进入坟墓。她走回自己的房间,一点也不悲伤,而后平静地开始阅读百科全书。)这部分材料也包含她另外一个报复行为的两种隐喻,她曾故意让她父母发现她写好的诀别信。(该信--在梦中是从她母亲寄来的--以及提到一向成为她模仿对象的姑母的葬礼。)在这幻想背后隐藏着报复K先生的念头。(即女仆、邀请、树林、两个半小时--所有这些都来自L地所发生的事实。)有关那女老师及其与父母亲来往的信件和她的诀别信有联系,也和梦中的那准许她回家的信有关联。她拒绝别人的陪伴以及她决定独自走,也许可以如此解释。既然你待我像一个女仆,我不要再理你了,我要走自己的路,而不结婚了。除了这些报复的念头以外,在其他地方尚可以发现一些杜拉潜意识中对K先生的爱所引起的幻想的蛛丝马迹。("我会等待你直到我能成为你的妻子时"--处女膜破裂--妊娠。)--最后,我们可以发现第四种也是最深藏的一组念头--那些有关对K女士的爱情--那处女膜破裂的幻想是从男人的眼光来看的这事实(她把自己比做在外国的那位追求她的年轻工程师。)以及在两个地方出现明显的指涉模棱两可的言语(某某先生住在这里吗?)和指涉她性知识来源(百科全书)的事实。--残酷和虐待的倾向在这梦中于是得到满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