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精神分析  >   近代发展  >    内容

精神分析产生的历史背景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www.bjxlzx.com|更新时间:2010-07-09

  精神分析学(psychoanalysis),又被称为动力心理学(dynamic psychology ),是现代西方心理学的主要流派之一,它形成于19世纪末。1900年,奥地利精神病理学家、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在广泛总结前人研究成果和精密的临床观察基础上,出版了富有历史意义的着作“梦的解析”,标志着精神分析理论开始形成体系。精神分析与其它心理学派不同之处在于:(1)它不是在心理学内部产生的,不是学院讲坛的产物。它是在探讨神经症的病因和治疗方法中产生出来的;(2)由此在学科研究的目的、对象和方法上与其它心理学派不同,它着眼于神经症患者的内心冲突,用临床观察而不是实验室的方法,寻找解决困扰患者症状的有效途径。尽管精神分析与现代心理学其它学派有很多不同,它仍然对心理学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它的影响还涉及到了文学艺术、语言、宗教、哲学和伦理学等领域。

  19世纪中叶,德国伟大的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提出了能量守恒原理。,引发了动力学领域里的一系列重大发现。它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电器设备、汽车、飞机等,而且还为我们提供了关于人的全新的观念。这种观念认为人是一个能量系统,和肥皂泡或行星一样,服从同样的物理规律。佛洛伊德的老师布吕克是当时杰出的生理学家,任维也纳大学生理实验室主任,他认为生命机体是一个动力系统,同样服从化学和物理学的规律。弗洛伊德以他极高的天赋和智慧,将这种动力生理学的思想和理论发展到研究人类的精神世界,研究人格结构中能量的转换和改变,从而创立了动力心理学的理论和治疗方法,也就是精神分析的技术和方法。

  精神分析的发展

  精神分析理论诞生之后,弗洛伊德的学生和弟子又进一步发展了他的理论,形成了新的理论体系,后人根据精神分析学派理论的发展,将其分为几个阶段:(1)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2)新精神分析学派,又称为新弗洛伊德学派,主要指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和荣格的分析心理学;(3)后精神分析学派,又称为后弗洛伊德学派,主要包括安娜.弗洛伊德的自我心理学和海默德的自体心理学派等。还有学者将弗洛伊德之后的精神分析发展分为四个支流:A:新弗洛伊德学派(主要指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和荣格的分析心理学);B:后弗洛伊德学派(主要包括安娜.弗洛伊德的自我心理学和海默德的自体心理学派等);C:精神分析社会心理学派(主要指霍妮和弗洛姆的理论);D:客体心理学派(主要指玛勒等的客体关系理论)。

  精神分析的基本理论和思想

  1 精神结构的地形学说——潜意识理论,这是弗洛伊德在他发展精神分析早期时提出的著名理论。他把人的精神活动分成为三个层次:意识——前意识——潜意识,其中意识是个体心理活动的有限外显部分,是与直接感知有关的心理活动部分;前意识是界于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部分,它是可以回忆起来的经验,是可以招回到意识中的那部分经验和记忆;而潜意识是被压抑到意识下面的、无法从记忆中招回的部分,它们通常是被社会的风俗习惯、道德、法律所禁止的内容,包括个人原始的冲动和与本能有关的欲望等。弗洛伊德认为,潜意识心理历程在正常及变态心理机能中均占有最重要的位置和意义,它决定了个体行为的真正原因和动机,也决定了神经症或其它精神障碍患者的症状。潜意识学说的理论使我们认识到,心理现象与生理现象一样,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或碰巧发生的,每一个心理事件的产生,都是由先前的事件所决定的,包括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口误、笔误、梦,以及神经症的各种症状等。潜意识学说本质是提出了心理活动的决定论或因果原则,既在我们清醒的意识活动下面,还存在着更为重要和有意义的潜在的心理活动在进行,这部分心理活动的内容决定了我们的行为特征,在心理病理状态下,决定了患者的症候特征。

  2 内驱力学说:内驱力(drives)在精神分析理论中是指产生心理活动的能量,它是一种先天决定的心理成分,当它发生作用时就产生一种心理兴奋状态,产生某种需要的感觉或我们通常称谓的紧张状态,这种兴奋或紧张状态推动个体的活动,从而消除兴奋和紧张,达到满足。这里所说的内驱力是来自于本能的力量。在精神分析文献中,内驱力也常常被称作本能,二者不同之处在于内驱力的概念强调即使是人类的本能行为,也受环境和经验的影响。

  弗洛伊德将人类本能的内驱力分为性驱力和攻击驱力,在我们所能观察到的所有本能现象中,不论是正常的还是病理的,这两种内驱力都参与其中或融合在一起。相对于性驱力和攻击驱力,弗洛伊德提出了两种心理能量——指向生命和成长的“里比多(Libido)”及指向破坏、毁灭和死亡的攻击能量。

  3 客体关系理论:客体(object)这一概念是相对于主体而言的,在精神分析理论中,客体指的是对我们心理发展影响最为重要的人,通常首先是父母或祖父、祖母辈的养育者,其次是兄弟姐妹。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个人在他成年后是否具有与他人建立信任和友好关系的能力,取决于他早年生活经历中的客体关系。一个始终能够得到充分并且恰当的关爱的孩子,就能够建立对生活和对他人的基本信任感,能够拥有基本的自信。反之,则容易陷入焦虑和自卑之中。

  弗洛伊德最初使用客体这一概念时是与内驱力联系在一起的,他把内驱力比作人类心理活动的能量,且这一能量是有指向性的,既指向某一个客体。如,通常一个婴儿的内驱力指向首先是对母亲的,其次是父亲。弗洛伊德将内驱力指向特定客体这一现象叫做心理能量的“投注(Cathexis)”,但心理能量不能像物理能量那样直接通过空间投入或传递给外部客体,他所能传递的只是各种各样的想法、记忆、幻想以及感情等心理活动的产物。因此,对某一客体投注越大,这个客体就越重要。

  4.儿童心理结构的发展理论:通过对儿童成长发育过程的观察和回朔成年神经症患者的童年经历,弗洛伊德将个体心理发展与生理功能的发展联系在一起,发现了无论在任何文化背景或任何种族中都共有的人类心理发展的规律。

  (1)口欲期(oral stage, 0一1岁):弗洛伊德将婴儿期称为口欲期,是因为对婴儿来说,口腔及口周围黏膜是其满足快乐及交流的最重要的身体部位。这时,婴儿通过口腔的味觉来感受世界和看待世界。这个时期孩子的性敏感区、或叫“快感区”是在口唇部位,婴儿通过吸吮母亲的乳房获得营养的奶汁,从中也得到情感的满足。香甜的乳汁刺激使婴儿感到快乐,在口唇吸吮的同时,孩子在母亲怀抱里感受到温暖,皮肤的接触,母亲身体的气味等,伴随还有的“抓住本能”行为的出现,如抓住母亲身体的某一部位(通常是乳房)。故从内驱力的释放和需求的满足来看,性驱力投注的主要对象是母亲或母亲的替代者,在婴儿的精神世界里,他和母亲处于一种共生状态(Symbioses),母亲的主要任务是识别婴儿的要求并给予满足,二元关系更多是躯体性的,通过喂奶、抚弄和清洁身体,使得母亲与婴儿之间有频繁的、极具感情及快乐的交互作用。这样的过程中能使婴儿形成最初的信任感。因此,母亲的心理状况和个性特征对婴儿的影响就此开始了。当母亲对婴儿的呵护使细心的、适当的、稳定的,婴儿才可能得到适当的满足,内驱力的发展才会向下一个阶段顺利过度。如果母亲忽略这个孩子,对他的寒冷、饥饿不予关注,这个婴儿就会过多的经受早期的挫折感——基本生活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挫折感;或者,一个神经质的母亲过分地关注婴儿的状况,不停地检查他的尿布是否尿湿,频繁地给婴儿喂奶,则婴儿通过母亲的这些非言语性行为更多地体验到她的焦虑和对自己的“控制”,进而也易使婴儿总处于一种紧张和焦虑状态。

  (2)肛欲期(anal stage ,约2——4岁):弗洛伊德把精神结构发展的第二个时期称作“肛欲期”显然也是将心理发展与生理功能的发展联系在一起。1岁左右的孩子通常都要接受大小便的训练了,随着括约肌的发达,孩子开始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的大小便,大便的积累造成强烈的肌肉收缩,当大便通过肛门时,黏膜产生强烈的刺激感,这样的感觉不仅是难受,也能带来高度的快感。另外,大便对婴儿还有其它的重要意义。对婴儿来说,大便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排出大便相当于做出“贡献”或献出“礼物”,而且,通过排便,他可以表达自己对环境的积极服从,而憋着时则表达的是自己不肯屈服。因此,从主客体关系地性质来看,大便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孩子与父母或成年人保持关系的某种工具,孩子们感受到他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周围的人和环境。此期母子二元关系逐渐开始解体。这个时期,孩子学会了走路,能用简单的词语交流,开始体会到了自主性,他们开始学会观察环境、探索环境、摆弄玩具,寻找过渡性客体,如绒动物、枕头、指头等。

  (3)俄底浦斯情结期(Oedipal-complex stage 4-6岁),又称性蕾期或性器期(phallic stage):俄底浦斯是某希腊神话中一位王子的名字,在这个故事中,由于种种离奇的原因,王子最终在无意中杀父娶母,并在知道真相后自残双眼。弗洛伊德用古希腊神话来命名这一时期,是因为,这个年龄的孩子可能会表现出对双亲中的异性(儿子对母亲,女儿对父亲)有更多的亲近感,而对双亲中的同性可能会出现排斥感。从生理发育上,孩子可能出现最早的类似手淫的行为,如,小男孩会用手摆弄自己的“小鸡鸡”,小女孩会有时夹紧自己的双腿摩擦阴部。从心理发育上,这时孩子的主客体关系也发生了变化,从二重关系进入了三重关系,或三角关系阶段。孩子开始能清楚地感觉到爸爸妈妈是不同性别,且他们之间有一种亲密的关系。孩子开始把父亲视作我和妈妈之外的第三个人。三角关系的格局出现了。这时男孩子会表现出对母亲的更多亲近感,女孩子则对父亲表现出更多的亲近感。在俄底浦斯情结阶段的儿童要经受新的焦虑体验,当他意识到家庭中的关系不再是二元的,而是三元的,更复杂的还有弟弟、妹妹的大家庭。孩子会产生一种被遗弃的焦虑,被排斥在外的焦虑。此外,和同性父母竞争的欲望也使孩子产生害怕被阉割的焦虑等。

  5 人格结构理论:弗洛伊德在晚年又进一步修正了他的潜意识学说,提出了人格结构的理论。他用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三个层次的结构来阐述人的精神世界,其中的本我是人格中最原始的、与生俱来的部分,它由先天的本能和欲望所组成,是无意识、无理性的。本我奉行的是快乐原则,要求无条件的即刻满足,婴儿的人格结构就完全是由本我组成的。本我与外部世界不能直接接触,它唯一的出路是通过自我。自我是在现实环境的反复教训下,从本我分化出来的一部分,它是现实化了本我,是理性的、识时务的,它不会盲目地追求满足,而是在现实原则指导下,力争既回避痛苦,又获得满足。自我在人格结构中代表着现实和审慎,它奉行的是现实原则。超我,又称为理想自我,它是通过家庭、学校和社会教育获得和发展出来的一部分,是人格结构中道德和准则的代表,其作用是按照社会道德标准监督自我的行动。在正常情况下,人格结构的三个部分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但当本我的冲动和欲求强烈,超我又给予严厉批判和压力时,使自我难以承受,需不断地启用各种不成熟的、神经症性的、甚至是精神病性的心理防御机制时,个体就会出现神经症或精神病性的症状。

  精神分析治疗简介

  经典的精神分析技术是从弗洛伊德让患者躺在长沙发上做自由联想开始的,分析师坐在患者的侧面或后面,要求其把脑海中正显现的内容报告出来。这种分析的设置要求患者每周进行4至5次的分析,每次约1小时。现代的精神分析技术已经有许多的发展和改良,如国内近几年的中德班学员们接受的训练就叫做“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治疗(psychoanalytic oriented psychotherapy)”。其设置多选择斜对面坐式,每周1次至2次,每次访谈时间50—60分钟,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设定大约共需要多少次治疗,治疗的目标是什么等。当然,经典的分析方式仍然是对某些患者必须的,但需要分析师具备足够的经验。

  就像其它形式的心理治疗一样,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治疗理论和技术需要系统的学习和训练。通常需要至少几年时间才能具备基本的职业资格,学习和训练包括三个方面:理论性学习、案例实践,和自我被分析的体验。前两个方面的学习同医学科学的训练相似,但作为分析师或治疗师本人也需要先被分析或“治疗”(同时需要个人付出费用),这是精神分析治疗师培训所特有的。国外正规训练的分析师至少都接受400个小时以上的自我体验,通常是由有一定资格的的资深分析师来做这项工作。分析师之所以自己需要被分析,是因为当患者把自己的症状、痛苦和问题呈现给分析师时,会牵动分析师的个人经验和情感反应。而在分析过程中,如果分析师过多卷入个人的情感,甚至缺乏节制地表达出个人的态度和情感,则对解决患者的问题是不利的。因此,治疗师自身先接受分析,目的就是先修通个人的内心冲突,避免在给患者的治疗中走入误区。如一个饱受精神创伤的神经症患者很容易以他艰难的经历引起分析师深深的同情,随之表现出的理解和关切的态度反馈给患者时,也会激发其对分析师的感激、信任和依赖。在以上描述的这个过程中,患者对分析师的情感反应叫做移情,分析师对患者的情感反应叫做反移情。反移情有积极的或正性的,也有消极的或负性的,如对分析师的不满、愤怒、敌意和攻击等。在精神分析的心理治疗中,分析师赖以解决患者问题和痛苦的重要技术和工具就是对分析治疗过程中的移情和反移情的洞察、理解、和处理。因为在分析过程中患者对分析师产生的所有情感体验和反应均与其童年的经历密切相关,患者常常在潜意识中将其与早年重要客体的关系模式带入到分析情景中来,因此,他对分析师的感情,不论是正性的,还是负性的,对治疗都是有意义的。分析师要做的工作不仅仅是对患者的理解和同情,更重要的是要帮助患者不断地将其内心冲突和体验加以澄清,使患者能够正视自己真实的情感体验,再加以恰当的解释,帮助患者修通其问题所在。

  当然,除了运用移情和反移情这一分析工具之外,精神分析还有更多的技术和内容,如对梦的分析,阻抗的处理等,但所有这些技术都与治疗关系中的移情和反移情联系在一起。作为初学者,首先要了解和掌握的是动力性心理治疗的设置、初始访谈阶段中主要处理的问题,包括对移情和反移情的洞察、理解、处理以及对阻抗的识别和处理等。

  动力性心理治疗的设置

  精神分析治疗之所以又称为动力性心理治疗,就在于它关注和强调分析治疗过程中的互动关系。 因此,对于发生在治疗室中和治疗期间的任何事情,我们都要先假设它是有意义的,包括治疗室的布置、座椅的角度、治疗时间的约定、每次治疗时间的长短,以及治疗师和患者是否迟到或失约等等。通常相对严格的治疗设置是必须的,包括:①时间安排:每次治疗50~60分钟,短程治疗每周一次,中、长程治疗每周可2~3次;②疗程的设定:短程治疗一般20次左右,中程治疗50~60次左右,长程治疗一般不在开始阶段决定治疗结束的时间,其治疗持续的时间视患者的问题和治疗进展的速度而决定;③治疗室的布置:与一般的心理治疗室一样,房间要相对安静、舒适,庄重。对分析治疗过程有意义的不是房间究竟应该布置到什么样的标准,而是在分析过程中出现的变化(如患者坐到了治疗室应该坐的椅子上)或患者对房间内事物的反应;④收费:任何形式的心理治疗都应该是收费的,因为收费本身就在某种意义上定义了患者和治疗师的工作关系,患者对治疗付费的态度和表现方式在治疗中也具有动力学意义。

  初始访谈阶段的主要内容

  初始访谈一般指前3次左右的访谈,有经验的治疗师一般在此阶段要完成对患者的诊断和动力学评估,建立初步的治疗联盟,并在与患者协商后做好治疗设置。做出正确的心理动力学评估和诊断是分析治疗开始的关键,它至少应包括以下内容:①患者发病及求诊的原因;②重要的生活史及早期生活中的重要人物;③对以前治疗及治疗者的体验;④如何与治疗师建立和发展关系;⑥主要的心理冲突及心理防御机制的形式;⑦心理发展与人格结构的特点。

  关于阻抗的理论和技术

  对分析过程中的阻抗识别及处理,Ralpf R. Greenson在“精神分析的技术与实践”一书中有较详细的阐述,以下内容是对其中部分章节的编译,可供参考。

  (1)阻抗的工作定义(Working definition),Freud于1900年给阻抗所做的定义或解释是:

  阻抗意味着对抗(Resistance means opposition),所有来自患者内部的、与分析程序和分析过程相对抗的力量都是阻抗,包括:①阻止、妨碍患者自由联想的力量;②干扰患者试图回忆和获得内省的力量;③与患者理性自我(reasonable ego)及想改变自己欲望的对抗的力量。

   阻抗可能是意识的、前意识的、或潜意识的,阻抗的表现可能的通过情绪(emotions)、态度(attitude)、想法(ideas)、冲动(impulses)、思想(thoughts)、幻想(fantasies)或行为(action)来实现。

   阻抗在本质上是来自于病人内部的反向力量(counterforce),它与分析、分析家以及分析程序和过程(analytic procedures and processes)相对抗。

   Freud于1912在识别阻抗的重要性时说:“阻抗伴随着治疗的每一步,在治疗中对患者的每一个联想,每一个行动(act)都要放在阻抗的意义下加以考虑和对待。患者的联想和行动代表了一个妥协——指向康复的力量和与其相反的力量之间的一种妥协。

  对患者的神经症来说,阻抗充当了防御的功能。①阻抗对抗了分析程序的有效性;②阻抗对抗了患者的理性自我和分析情境(analytic situation);③阻抗保护了神经症的状态;④由于精神生活的所有部分都可以起到防御功能(defensive function),因此它们也都能为阻抗的目的而服务。

  (2)阻抗的临床表现及处理

  阻抗可以各种微妙和复杂的形式发生,它可以是结合了的或混合了的形式,单独的,孤立的例子并不总是常规。在分析中,所有的行为都可以为阻抗的目的服务,所有的行为都有冲动和防御两个成分。然而下面列举的临床例子都将是典型的、简单的和最容易观察到的:

  ① 患者沉默(The patient is silence)

  这是在精神分析实践中最容易识别、也是最常见的阻抗。沉默意味着患者在意识和潜意识的层面里都不愿意和分析师交流他的思想和感情。患者可能会觉察到他的不愿意,或仅仅感觉到脑子里没什么东西。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的任务是分析他沉默的理由。我们要揭示对抗自由联想分析程序的动机,我们可以这样问患者:

  “是什么原因使你此刻远离了分析?”

  “是什么原因使你脑子里一片空白?”

  或“你好像再想不起什么了,是怎么回事呢?”

  弗洛伊德(1913)及Ferenczi(1916)都说过:只有在最深度的睡眠中大脑才会出现空白,否则,“什么都没有”就是由阻抗引起的。

  有时除了沉默之外,有些患者可能无意中会通过他的姿势、动作或面部表情显示出他沉默的动机、甚至内容。如把头移开视线,用手捂住眼睛,在躺椅上辗转不安及脸红都意味着窘迫或尴尬。如果同时患者心不在焉地把她的结婚戒指摘下来,又在小指上戴上摘下地重复,那么除了沉默之外,她似乎在告诉我,她正在为有关性的想法或对婚姻不忠诚的想法所窘迫。她的沉默意味着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冲动,还没有意识到她想暴露自己体验的愿望和想把这种体验掩盖的力量正在对抗和斗争。

  ②患者没有谈话的感觉(The patient does not feel like talking)

  这也是前面所说情境的一个变化形式。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不是在字面上的沉默,而是意识到他没有想谈话的感觉,或没有任何事情可说,在这种状态之后常常跟着来的就是沉默。分析师的任务与对付沉默是一样的:去揭示为什么或什么东西使患者缺乏想谈话的感觉。这种“没什么可谈的”的状态是有原因的,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患者对这个原因进行工作。这个任务就如同于处理病人沉默的状态,挖掘引起患者脑子一片空白的潜意识里的东西。

  ③提示阻抗的情感(Affects Indicating Resistance)

  从患者的情绪上能最典型地提示阻抗的现象是:当他用语言和你交流时缺乏情感的表达,(感情是缺失的)。 患者的叙述显得枯燥、单调、使人厌倦和漠然。给人的印象是患者并没有投入或远离了他正在报告的内容。这种对本来应有很高情绪负荷的事件的情感缺失具有特别的重要意义。一般说来,这种情感的不恰当性是阻抗的明显标志。当理性和情绪不一致时,患者的表达、发音全表现出希奇古怪或异乎寻常的性质。

  ④患者的姿势(The Posture of the Patient)

  患者在躺椅上的姿势经常能展示出他们的阻抗:僵硬的、不自然的、或把身子蜷缩起来都提示防御。任何不改变的、维持一个小时甚至更长访谈时间的姿势都是阻抗的信号。如果一个人相对放松地做自由联想,他的姿势在一个小时中是有一些变化的。过多的身体活动也提示某些东西正在替代语言在释放。姿势和语言内容不相符也是阻抗的信号,如当患者用温和的语调讲述某些事件时,身体却辗转不安,他身体的动作似乎在面对讲述事件的另外部分。握紧拳头,双臂交叉紧紧扣在胸前,踝部紧紧靠在一起都是遇到阻碍物的提示。还有,患者在访谈中从躺椅上坐起来,或有一只脚离开躺椅,都是他想逃离分析情境的提示。打哈欠也是阻抗的标志。患者进入办公室的方式,与分析师避开眼神的接触,或谈一小段与躺在躺椅上的话题无关的内容,或在访谈结束离开房间时不看分析师等等——所有这些都是阻抗的提示。

  ⑤时段固定(Fixation in Time)

  一般说来,当患者比较自由地谈话时,他讲话的内容会在过去和现在的话题之间转换,当患者持续地、不加改变地总是谈论他的过去而没有一点现在内容的点缀,或相反,患者总是谈论现在而一点都不涉及过去,就说明阻抗正在工作。

  ⑥谈论琐事或外在的事件(Trivia or External Events)

  当患者用谈论一些表面的、不重要的、相对无意义的事件而拖延时间时,他正在避免一些对他有意义的事情。当患者只是在重复谈话内容而没有进一步的详述或缺乏相伴的情感、没有深刻的内省时,我们就可推断阻抗正在发挥作用。当患者对自己谈论这些索然无味的事情并不觉得奇怪时,就意味着他正在远离什么。缺乏内省和沉思都是阻抗的表现,一般说来,浮夸的词语表达起来可能是丰富的,但如果它没有引出新的回忆、新的内省或明确的情绪体验,那么就提示是防御的表现。

  还有一种同样的情况是谈论外部的事件——即使是重大的政治事件,如果只谈论外部事件的情境,而没有导入到个人的、内部的情境,也说明阻抗在工作。

  ⑦回避主题(Avoidance of Topics)

  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是患者回避谈论引起痛苦的话题,他们这样做可能是有意识的,也可能是无意识的,这样形式的阻抗特别容易发生于与性、攻击性和移情有关的时候。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当病人慷慨陈辞时仍然能够小心谨慎地避开那些与性和攻击冲动有关的内容,避开与分析师有关的情感内容。即使谈及到与有性有关的内容时,最困难的部分似乎也是谈论躯体的感受性,患者可能一般性地提及性的欲望或兴奋,而不愿意提及特定的身体感觉或渴望某部位兴奋的感觉。患者可能回忆一次性事件而不愿直接和简单地说出身体的哪些部位卷入了。他们可能像这样说:

  “We made oral love last night. ”

  “ My husband kissed me sexually.”

  这一类的例子都是典型的阻抗。

  在分析早期,带有性的、或敌意的对分析师的幻想也是回避的内容。患者可能显示出对分析师的强烈好奇,但又用正统的术语谈论他,而不愿面对他们的性或攻击性的情感。如

  “我想知道你结婚了吗?”

  或“你今天看上去面色不好,很疲惫。”

  任何一个没有进入分析主题的偶然话题都是阻抗的重要标志,必须紧紧抓住。

  ⑧一成不变(Rigidities)

  患者在一次次的分析中总是没有改变地重复同样的规则时,我们应考虑到阻抗正在出现。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些习惯,但如果这些习惯不是服务于防御目的的话,它们就会有一定程度的改变,因为没有阻抗的行为总是会有一些变化的。

  典型的例子如下,每次访谈的开始都详述一个梦或宣称没有梦,或每次开始时都报告病状和主诉,或谈讨前一天的事件。这这种每次开始都是老一套的、刻板不变的方式均提示阻抗的存在。还有些患者要收集一些“有趣的”信息为一个小时的分析而准备。他们收集这些材料以填充这个小时的时间,避免沉默,或想做一个好病人,所有这些也都提示阻抗。一般说来,连续的迟到或连续的准时,这样的一成不变都提示某种东西在背后起一种阻止和抑制的作用,提示某种东西正在逃开。一些特定形式的刻板可能会提示被防御和阻抗的内容,如习惯性的早来可能就是担心来的太晚了,这是典型的害怕失去对括约肌控制的“如厕”焦虑(a typical “toilet” anxiety regarding fear of loss sphincter control)。

  ⑨回避性的语言(The Language of Avoidance)

  陈词滥调、技术性的术语、或枯燥无味的语言是常见的阻抗形式之一,它是对生动的、能唤起个体化语言的回避,其目的是阻止个体化的交流和沟通。当患者用“生殖器(genital organs)”来表示阴茎时,他是在避免想象着阴茎这个词进入意识。当患者说“我是带有敌意的(I was hostile)”,实际的意思是“我已经是暴怒了(I was furious),”当他用“敌意”这个枯燥无味的词时就避免了想象暴怒、狂怒的感觉了。在这里应注意分析师运用个人的、生动的语言和患者沟通也是十分重要的。

  用陈词滥调可以隔离情感,避免情绪的卷入。例如,频繁地使用“实际上(really)”和“真实地(truly)”,或“我猜(I guess)…”,“你知道…(You know)”等等,都是一些回避的表现。从临床经验上看,当患者使用“实际上、真实地”和“诚实地(honestly)”这些词时,通常都意味着他正处在一个矛盾的状态中,他已经意识到了与之相反的体验,并希望他所说的都不真是的。例如:

  “I really means”的意思是:“I wish I really meant it”

  “I’m truly sorry”意思是“I wish I were truly sorry, but I am aware of the opposite feelings as well.”

  “I guess I was angry”的意思是“I’m sure I was anger,but I am reluctant to admit it”…

  所有这些都是非常微妙的、也是反复出现的阻抗,我们必须加以识别。

  ⑩迟到、失约、忘记付费(Lateness, Missing Hours, Forgetting to Pay)

  患者迟到、失约、忘记付费都提示患者不愿来诊,或不愿为一小时的分析付费。当分析家指出这些表现是阻抗时,一般比较容易被患者所接受。但当阻抗发生在潜意识中时,患者可能会赋予合理化的解释。在这种情况下,阻抗的分析必须等到有足够的支持性证据再进行。使患者能够正视他在潜意识中正在回避什么。只有患者触及到这一点,才有可能触及到阻抗的基本来源。患者忘记付费不仅仅是不愿拿钱出来,而且在潜意识中试图否认他和分析师之间仅仅是职业性的关系。

  ⑾梦的缺失(The Absence of Dreams)

  患者知道他们做梦了但又忘记梦的内容,这是对回忆梦的明显的阻抗。患者报告了他们的梦,但梦的内容提示他们在逃离分析,如在梦中走错了办公室,或遇到另外的分析师等,这些都提示患者正在与某种形式的回避分析情境的想法作斗争。患者想不起来有任何梦时,这是最强的阻抗,因为在这种情况下,阻抗不仅仅成功地忘记了梦的内容,而且能使记忆中没有梦。

  梦是唯一的、最重要的到达潜意识的工具,是获得被压抑的、本能部分的工具。忘记梦是患者对在分析师面前暴露自己的潜意识和部分本能生活的一个对抗。如果在一个小时的访谈中能成功地克服阻抗,患者可能突然能够回忆起近期的一个忘记了的梦,或者一个新的梦的片断。在一个小时中讲很多的梦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阻抗,这意味着在潜意识中患者希望在分析师面前继续他的睡眠。

  ⑿患者厌烦(The patient is bored)

  患者的厌烦提示他正在回避意识到他本能的渴望和幻想。分析中厌烦的感意味着他在意识中要避开觉察到冲动,取而代之的是奇怪的、空虚无聊的感觉。当一位患者与分析师很好工作的时候,他会渴望挖掘出他的幻想。如果出现厌烦,不管它的含义是多么简单,都是对幻想的防御。另外需要指出的分析师的厌烦也提示着分析师自己正在抵抗着与病人有关的幻想,那是一个反移情的反应。还有可能是:患者正在阻抗,分析师意识中还没有觉察出来,但他潜意识中对患者阻抗的知觉使他感到不满、不安和厌倦。

  ⒀患者有个秘密(The patient has a secret)

  很显然,患者意识中有个秘密时就意味着他正在回避什么事情,这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阻抗。处理这样的阻抗要考虑用特定的技术。这个秘密对患者来说可能是一个他希望能保持平静、或甚至不能够、不愿意说一个字的事件。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必须认识到所有这些都是一种形式的阻抗,但同时也是一个必须被尊重的问题,不可逼问、强迫或请求患者讲出他的秘密。

  ⒁付诸行动(Acting Out)

  付诸行动在精神分析中是经常出现的,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表现。不论它意味着什么,总是起着阻抗的作用。付诸行动作为一种阻抗,是一个重复性地用行动代替语言、记忆和情感的行为。而且,在付诸行动中总是有些扭曲的内容。付诸行动有多项功能,但它的阻抗功能最终要被分析,因为不这样做就会危及整个分析。

  有一种简单的付诸行动在分析过程的早期经常出现,那就是患者谈论分析情境之外的某人的一些事情。这很显然是一种回避,患者通过这样的行为可将移情反应转移到某人身上,以便避免或冲淡他对分析师的移情体验。应当指出这是阻抗,应该挖掘其动机。

  ⒂频繁地高兴(Frequent Cheerful Hours)

  大多数情况下,分析工作是一项非常严肃的工作,但它不一定总是糟糕的或令人难过的,也不是每个小时都感到压抑或痛苦。患者可能会感到有所收获而满意,甚至偶尔也有巨大成功后的喜悦感。有时,一个正确的解释可能会使患者和分析师都笑起来,但是频繁出现的高兴、极大的热情、以及长时间的兴高采烈都提示正在有什么东西被回避——通常被回避的都具有相反的性质,是某种形式的压抑。极快的康复,在缺乏内省的情况下过早地症状消失,都是相似类型的阻抗。

  ⒃患者不改变(The patient does not change)

  有时分析师的工作做得很好,很成功,但患者的症状和行为没有出现明显的变化。如果这种情况存在较长时间,又找不出明显的阻抗,就必须寻找一些隐藏的、微妙的阻抗。当分析师的工作起效并对患者产生影响时,我们有理由期待患者行为或症状出现变化。如果提示阻抗的其它特征不存在,我们可能就遇到了微妙方式的付诸行动和移情阻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