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精神分析  >   应用案例  >    内容

母爱背后是严密的控制

作者:武志红|文章出处:广州日报|更新时间:2011-04-17

  “浴室征婚门”系列心理分析之二:

  母爱是人类最大的渴望之一,因而很容易被母亲利用。

  雷炳侠闯进女儿干露露的浴室,给正在洗澡的女儿拍一份火爆的录像“征婚”。随后母女俩又出现在电视节目上,母亲竟大谈女儿的“性健康”,还当众劈头盖脸地殴打女儿。这单纯是为了成名的炒作吗?还是折射出畸形的心理?一段名为“干露露和谁一起睡觉”的视频进一步暴露了真相。

  “限量版”母爱催生愚孝

  有专家认为,干露露对妈妈有一种病态的崇拜。

  设想干露露现在只有三岁,她的世界里只有父母两人,而强势的母亲掌握着家里的话语权,并且妈妈稍不如意就会歇斯底里地爆发,既会口不择言地辱骂,也会劈头盖脸地暴打。作为一个小女孩,她该如何呢?

  恐惧是让人很不舒服的。对抗假若总伴随着失败与恐惧,那么你不如将它转变成顺从乃至崇拜,这样心中就少了很多矛盾与冲突。

  这是干露露对妈妈“病态崇拜”的一个关键原因。尽管她现在已是二十多岁的人,但是她一直在妈妈严密控制之下,心理停留在幼儿时代,心理年龄连三岁都不到。

  另一个关键原因,是对没有得到的母爱的渴望。没有完成的愿望会是一个诅咒,让你一直陷在对这个愿望的渴求中。假若有一点苗头显示这个渴望可以实现,那么你会对这个愿望更执著。母爱,是人类最大的渴望之一,远远胜于我们对物质财富与出名等事物的渴望。这种渴望,干露露得到了吗?

  雷炳侠在“Lady呱呱”节目中的表现让我怀疑,而干露露在新浪博客上的一个名为“干露露和谁一起睡觉”的视频让我有了更深的理解:

  雷炳侠惬意地躺在沙发上,干露露坐着,并让母亲的双腿搭在自己腿上。干露露给母亲一个耳机,雷炳侠一边听歌一边享受女儿的按摩,睡着了。干露露几次轻轻地测试,确认母亲熟睡以后,她小心翼翼地将母亲的双腿从自己腿上抬起,又轻轻地放到沙发上,并找来一条毯子放到母亲身上。然后,她抱住母亲,享受片刻,接着酸楚地唱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最后哭了起来,紧紧地抱住妈妈。

  这个视频,看似是用来宣传干露露的孝顺的,但也暴露了母女关系的真相:在这个关系中,雷炳侠更像女儿,而干露露倒更像妈妈。这一点在“Lady呱呱”节目中也有展现,雷炳侠歇斯底里地辱骂殴打女儿,像是一个孩子,干露露宽容忍辱,像是一个大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视频显示,干露露或许一直担心失去母亲。得到母爱越多,越是对母亲孝顺,这是想当然的。其实充分得到母爱的孩子,他们与母亲的关系平等且自由,根本不会像独裁国家的人民崇拜独裁者一样崇拜母亲。极度的孝顺乃至对父母的崇拜,在什么条件下会发生?——父母对孩子的爱是相当少的,而且孩子还随时可能失去这份爱,还随时可能遭受父母的惩罚。这三个条件糅合在一起才能培养出愚孝的孩子。

  干露露与母亲的关系很可能是这种情形,而绝非如雷炳侠所说的“一切都为了女儿”。意识上,她可能会这样想,但她的潜意识中,以及对女儿实际的所作所为中,有许许多多的非爱行为。

  用性羞耻感劫持女儿

  不少敏锐的网友将焦点集中在雷炳侠身上,用投射的概念来理解她的做法:母亲呈现女儿的裸体,其实是将自己的愿望投射到了女儿身上。雷炳侠将女儿视为自己的镜像,看女儿时就像是看到了自己,而且是理想的自己,青春、美貌、粉丝无数。将女儿的裸体呈现给众生,是不是她渴望将“理想的自己”呈现出来,诱惑众生?

  裸浴征婚的视频是母亲拍的,穿睡袍上电视可能是母亲策划的,在节目中殴打与侮辱她的是母亲……但这一切似乎都不能动摇干露露对母亲的忠诚。在一个节目中,当谈到浴室征婚门时,干露露泪如雨下,说自己绝不怀疑母亲的动机,深信母亲是爱她的。

  用一个词可以形容干露露的情形:劫持。她好像在精神上被母亲用性羞耻感劫持了,已失去了自己的判断。

  雷炳侠说,她想让大家看到女儿的美,尤其是想让女儿未来的那一半看到女儿的美。她还说,女儿拍过很多蛮暴露的照片,女儿未来的老公难免会介怀,不如先让他心理有准备。

  作为观众,你会如何?多数人的反应是比较一致的:先是感觉到被诱惑,而后又对此表达鄙视,觉得这样做是可耻的。

  在“Lady呱呱”节目中,雷炳侠大谈女儿购买情趣用品解决性需求,以及女儿不到1岁就模仿父母做爱的姿势,正是劫持的具体表现。视频显示,当时干露露行为非常奇特,一会儿搔首弄姿,一会儿发奇谈怪论,总之是坐立不安。这可以理解,换做是你,在电视节目中被别人尤其是母亲大爆你的性事,你会很淡定吗?

  这时,被羞耻感击中的干露露就会澄清说,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在视频中,干露露说过,我找个乞丐就行,只要他对妈妈好,能给我搓背。尽管内心很难受,但干露露却在言语上表现得对母亲更为忠诚。此刻的忠诚,其实是对性羞耻感的一种逃避。

  综合分析,雷炳侠将女儿视为“理想的自我”,因而不能失去女儿。她发现刺激女儿的性羞耻感,会让女儿对自己更忠诚,于是不断使用这一招,最终劫持了女儿的心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