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精神分析  >   应用案例  >    内容

警惕心理医生植入虚假记忆

作者:|文章出处:|更新时间:2012-02-19

  ●有些心理医生喜欢把你的问题归结到小时候的遭遇,努力挖掘你不堪回首的记忆

  ●你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因为恢复的“记忆”不但儿童不宜,还可能摧毁你的家庭

  “一旦进行严格的检验,要拿出科学的证据,‘被压抑的记忆’就穿帮了。”——美国哈佛大学精神病学教授哈里森·蒲柏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人的意识会自动阻止创伤性事件进入记忆,以免引发不能承受的焦虑。这些被压抑的记忆引起了“神经症”,治疗方法就是把这些被压抑的记忆找出来,例如催眠、解梦等。但是,这类寻找“被压抑”记忆的疗法从未得到严谨的科研证实,反而给患者植入子虚乌有的虚假记忆,制造了大量“小时候被性侵犯”的冤假错案,或者搞出匪夷所思的可怕幻想,令患者的心灵再受重创,还殃及他们的家庭。

  仅少数被性侵儿童出现严重问题

  儿童遭受任何的性侵犯都是不能容忍的,因为那可令身心受到重创。受创伤越严重,产生的问题越多。

  有研究显示,精神病院的住院病人中有40%以上曾遭受过性侵犯。据美国司法统计局对1996年~1997年国家女子监狱的调查报告,约有36%的女囚犯声称自己在17岁之前受过性或暴力的侵犯。

  因此,恢复记忆疗法(RMT)应运而生,认为各种心理问题,例如贪食症、抑郁症、失眠症、焦虑症等都是患者儿时受过性侵犯、创伤的记忆被压抑到潜意识而造成的,只有把这些记忆恢复出来并加以面对,才能恢复健康。

  然而,即使患者在儿童期遭受过性侵犯,长大后也不一定有心理问题。据美国心理学会公布的资料显示,遭受过性侵犯的儿童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没有出现症状,而出现症状的人大部分能够恢复过来,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出现严重的心理障碍。

  “被爸爸性侵犯”的记忆是如何出炉的?

  一部分所谓“创伤的记忆”,是心理治疗中不断诱导、暗示、催促的虚构产物。一些“儿童性侵犯专家”称:

  “如果你怀疑自己小时候被人侵犯过,或者以为这可能是自己的幻想,这都是‘乱伦后综合征’的表现。”

  “如果一个人无法记起自己的童年,或者记忆很模糊,必须考虑发生过乱伦的可能。”

  “如果你有任何的怀疑,有过任何哪怕是很模糊的记忆,那么被性侵犯很可能是真的,你可能在阻挡自己的记忆,否认性侵犯曾经发生过。”

  如果没有这样的“诱供”,很少人会主动讲起儿时受侵犯的经历。实际上,愿意主动说出来的人并不需要心理治疗师帮忙恢复记忆,而且事情往往有其他旁证。

  然而,神奇的治疗师们几乎能帮所有的患者找回被性侵的“记忆”。除了诱供,他们还用到催眠、解梦、视觉化、团体治疗、无意识书写等方法。以催眠为例,有的催眠师用暗示性的话语和诱导性的问题怂恿患者虚构记忆。又如团体治疗,团友相互分享奇谈怪论却不用担心被人取笑,如果治疗师引导不慎,团友们可制造出可怕的幻想,并相互加强彼此错觉。

  患者雪莉描述了治疗师运用视觉化技术帮她恢复“被父亲侵犯”的记忆——

  “爸爸以前给我洗澡,他常常在镜子上的水雾上画画,画一些卡通形象。治疗就从这些回忆开始。我的治疗师告诉我:‘你在浴盆里,爸爸在那边。他正在镜子上画画,在画什么?’他又接着说:‘OK,现在爸爸走过来浴盆这边。他伸手来摸你,他摸了你什么地方?’……”治疗后,雪莉相信自己被父亲性侵犯,导致了严重的抑郁,还试图自杀。所幸她终止了治疗,明白那些“记忆”是假的。

  在患者戴安娜的案例中,她用无意识书写“发现”父亲曾经性侵犯她,令她极度震惊。她又参加了团体治疗,听到了诡异的魔鬼撒旦牺牲仪式,之后她又在无意识书写中写出这些怪事,还“恢复”出她曾杀死一个婴儿的记忆。戴安娜不是没怀疑过这些记忆的真实性,但是遭到治疗师和团友的阻止,“治疗师斥责我,说我的怀疑对‘内在的小女孩’不好,又说我在否认。我不知道该相信谁……”所幸最后她退出了治疗,不再相信那些鬼话。

  心理治疗师被控植入虚假记忆

  上述各种治疗方法让患者“记起”治疗前没有察觉到的许多事情,除了儿时被性侵犯,还有诸多诡异的事情,例如被外星人抓去做生殖实验,被迫参加魔鬼撒旦的祭祀,或者在前世受了创伤。

  美国克拉克大学心理学家约瑟夫·里维拉称:“(恢复记忆疗法)没有帮助患者区分事实与幻想,治疗师鼓励患者‘记起’很多所谓的‘创伤’。当患者产生了一个意象,例如一个梦,或者发生过什么事情的感觉,治疗师就鼓励患者努力想,让他或她确信事情真的发生过。”他认为,这种疗法对患者的家庭而言是毁灭性的。

  虚构的记忆造成了大量冤假错案,例如一名治疗师诱导患者“想起”父母和祖父母在一个魔鬼邪教仪式中侵害了她,她于是把家人告上法庭并索赔2000万美元。在美国,很多法官吸取了教训,拒绝将心理治疗中“恢复”的记忆作为法庭证据。很多患者明白过来后,也把治疗师告上法庭,指控他们植入虚假记忆——这些是美好的记忆也还罢了,但很多“被性侵犯”之类的记忆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对患者的家庭也造成了伤害。

  1995年,英国心理学协会发表报告称,患者被恢复的记忆有可能失实,可能是做梦或幻想的产物。英国皇家精神病学学院已经正式禁止其成员使用恢复儿童期受侵害记忆的疗法。

  科学研究不支持记忆可被压抑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卡罗尔·塔夫里斯表示,那些恢复记忆的治疗师很多未接受过科学的训练,有的自己就是性侵犯的受害者,或者是社会工作者,一心想帮助受过侵犯的儿童,而他们的观点显示出他们“在科学上的无知”。

  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沙克特指出,记忆能被压抑并可造成心理障碍的观点缺乏科学依据。他举例说,有的遭受强奸的女子记不清事发时的细节,原因是发生了内隐记忆,即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形成的记忆,这是遭受创伤时大脑形成了神经联系,但记忆并不完整。然而,催眠等方法声称女子形成了完整的记忆,但是被压抑了,可以重新找出来——那是十分不可靠的,也有虚构记忆的危险。

  研究发现,人在经历过创伤事件之后,通常不会忘记这些经历。严重受创后,只有在以下情况下才会记不起来:

  1.受创时,患者不省人事。

  2.创伤令患者脑部受损,或者患者本来就有脑部受损。

  3.患者年龄太小,大脑无法形成长期记忆所需的神经联系。

  记忆并不是在神秘的“黑匣子”里,而是储存在由大脑几个部位的神经组成的复杂网络之中。当神经失去联系,记忆就会丢失,但不是被压抑到潜意识的“地窖”里,还时不时冒出来吓唬吓唬居住在上层“意识”里的人们。

  即使有些记忆被压抑了,也是患者有意为之。很多人不喜欢回忆不愉快的经历,努力忘记掉,自然不希望催眠师、治疗师等把它们重新挖出来。

  虚假的记忆象征真实情况?

  一些被挖掘出来的记忆过于奇怪,具有正常理智的人不会当真,但是治疗师却不然,要不把患者被外星人绑架等故事全盘接受,要不把这些记忆当成心灵加工的产物,必须加以分析,认为幻想也是真实经历的象征,“任何记忆,无论真假,都反映了某种真实”。

  例如美国西雅图心理治疗师劳拉·布朗称,幻想的记忆“也许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的象征或者记忆编码”,言下之意是儿童期发生过性侵犯。她认为,恋童癖可能留下撒旦仪式和吃人妖怪的记忆。

  然而,幻想象征着性侵犯也是没有科学依据的。美国哲学家罗伯特·卡罗尔称,人们通常知道十字架和纳粹标志“卐”的象征意义,但是吃掉一个婴儿象征什么呢?象征的东西是模棱两可的。某段记忆可以象征儿童期被性侵犯,也可以象征成年后被一起工作的人伤害,还可以象征让患者感到麻烦的小朋友,甚至象征被治疗师折磨……种种情况如何能分得清?即使象征的是性侵犯,也可以有多种多样的解读:不仅可以象征自己被人性侵犯,也可以象征害怕被人性侵犯,象征害怕自己性侵犯别人,甚至象征自己性侵犯了别人而感到后悔……

  因此,卡罗尔认为“象征”的说法也很危险,解释记忆、解梦等与编故事无异。


标签: